“温度医生”张丙忠的援疆生活

作者:www142net    发布时间:2019-11-19 15:20    浏览:132 次

[返回]

原标题:“温度医生”张丙忠的援疆生活

图片 1

“我们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医生。”这是张丙忠副教授从医25年来对自己的要求。2017年8月,参与援疆工作后,他对这一句话有着更深的理解。

在行,让医生更有温度

2月22日下午14时,刚刚结束了上午的3台手术,张丙忠副教授坐在医生办公室里,一边扒拉着盒饭,一边通过网络与“本部”——我院妇科肿瘤专科进行着疑难病例讨论。

偶然的机会邂逅在行,正如冬夜里一杯暖手的咖啡,让久在医院消磨的灵魂感到温暖而振奋。作为一个平凡的小医森,难以想象相约在行成为了一件工作之余如此让人期待的事情。也许正是因为它满足了一个医生的基本需求:给予帮助,获得尊重。

图片 2

20个约见,从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谈,到面对老老少少都可以游刃有余地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在行在成长,我也在成长。

▲张丙忠副教授主持科室业务学习

你会发现你虽然没有做手术,没有开处方,但是你在真真切切地帮助一个人,帮助一个家庭,倾听她的故事,她的愿望。也可能是她希望代替亲人去生病,也可能是她希望陪亲人多走一些地方,也可能是他愿意坚强到可以扛起患病的父亲曾经的重担。

这是张丙忠副教授在新医大五附院妇科的日常工作。张丙忠副教授说:“疑难病例的讨论,是让医生开拓眼界,提升技能最好的方法。新疆虽然在妇科疾病的临床诊疗研究方面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但由于人口基数小,妇科患者总量和疑难重症的患者量较之内地而言相对较少。”但是即使如此,在新疆半年多的工作中,张丙忠副教授依然保持着每周五至七台手术的工作惯性,其中不少都是援疆医疗同行推荐过来的患者。

你听,你理解,你帮助这个家庭给出一些医疗上最实际、最针对性的建议,哪怕是让他们少跑一些冤枉路,少花一些冤枉钱,少受一些冤枉罪,哪怕是让他们了解到底肿瘤到底留给这个老人多少生命,让他们体会在生命的尽头患者究竟在想什么,如何减小痛苦,哪怕仅仅是看着他们流泪然后说出一句,我懂您的心情,但是我们还有办法。

来到新医大五附院一年,张丙忠副教授已经完成了近300台手术,其中约30台手术填补了新医大五附院妇产科的技术空白。但是说起自己在新疆救治的患者,他第一个想起的,就是那个曾被其他医院误诊为阴道肿瘤的11岁女孩。

在行,让医生有高度

“医生的决定,

医生好像在任何人类的文明当中都是一个备受尊重的群体,他们有着最高的社会地位和收入,过着优质体面的生活,唯独在中国被和谐了。此处我们无法讨论医生到底是如何贫贱以及沦陷的,也无意去描述中国的医生已经被逼到怎样的地步。但事实证明,我已无法将其视为一项体面的工作。但是在行给了医生一个机会,一个想象中医生应有的样子。

会让患者拥有不同的人生”

每天重复着类似的工作,重复着类似的话,但是面对着的每个患者后面,都有一个受到重创的家庭。我们想到的可能是一个讲述救赎的温暖故事,但实际上它总是会演成一出菜市场讨价还价、淘宝上货比三家、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狗血剧情。

张丙忠副教授还记得,这个女孩在来院前被诊断为阴道肿瘤,为了保住女孩的生命,大家都建议她手术切除子宫和阴道肿瘤。作为妇科肿瘤专科的专家,张丙忠副教授深深明白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意义,可反复研究了检查结果,看着孩子肚子里那个直径8厘米约鹅蛋大小的阴影,他却觉得女孩得的有可能不是阴道肿瘤。

一直想说,在行挣的钱真的买不回时间成本,对于外科医生来说休息的时间难能可贵,但是我珍惜这样一个地方,因为在这里我不需要和患者解释“我虽然没有开药但是挂号费没有办法退”,“看病需要排队,每个人都像您一样都是就问一句话”这些没有任何尊重可言的问题。在行的朋友更加懂得尊重医生,他们认为医生是有价值的,哪怕是一个问题,他都是经过十多年的学习和临床经验,把最准确的答案总结给你。

张丙忠副教授说:“我之前曾接触过一个孩子,由于先天发育不良导致阴道缺损,没有向外输出的通道,孩子生理期时,积血全部淤积在宫腔里,形成貌似肿瘤的包块。不过这种情况非常罕见。”考虑到这种情况,张丙忠与孩子的父母沟通,通过微创手术成功确诊女孩为先天阴道缺损且闭锁,并立即进行了人工开口疏通积血,重建阴道手术。1个小时后,女孩被安然推出手术室,张丙忠副教授欣慰地对女孩的父母表示,她以后就是个健康的女孩了。

在行,让医生有态度

图片 3

医生在医院是类似于没有态度的,彼此间隔的是中国泛滥的信任危机。你给出的任何意见都必须要给自己找到依据,留好退路,打消患者不切实际的愿望。医学的不确定性让“你想对其他人好”这件事情变得非常困难,因此每一个医生在人生中经历过一次诉讼或者医闹之后都或多或少会丢掉自己原本的态度,原本那个哪怕花自己的钱也要给病人筹钱做手术的自我。

▲张丙忠副教授为患者开展手术

但是在行,让医生从一个法律上的需要“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没有错误”的戴罪之身,变成一个可以给患者朋友出出主意,提提意见,答疑解惑的朋友。你会发现这个朋友学识那么渊博,又那么幽默,好像这才是他最快乐阳光的样子。

“相对患者健康,

在行,让医生有深度

医生麻烦点不是事儿”

加入在行,对我而言不仅仅是给予帮助,更有着满满的收获。因为每一个学员都是我的老师,他们都是来自媒体、金融、互联网的精英,我们因为需要解决一件共同的事情走到一起。你永远无法想象有这样一个平台,每个人可以把自己最精华的技能体验毫无保留地与一个投缘的朋友分享,这正是这个平台的魅力所在。

曾因直肠癌接受过放疗,被多家医院婉拒的子宫内膜癌患者,也是张丙忠副教授援藏期间印象深刻的患者之一。

我一直认为,作为一名北京三甲大医院的小医生,是一定要懂科普的。因为只有懂科学的医生学会传播,才能让懂得传播的骗子放弃骗人。但是当下的社会医生都太忙了,而且视野往往十分狭窄。在约见的过程当中,这些各领域的达人教会了我太多太多,因此有的时候我觉得我的收获往往比他们还大。不敢说自我的深度有多大的提高,但是好像内心中有一颗嫩芽在同“在行”一起生长,我也不知道它会长成什么样子,但是看着它成长,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张丙忠副教授解释到,凡是做过放疗,被“照射”过的部位都会更加脆弱,手术容易造成正常器官的损伤。这意味着,患者之前进行腹部放疗时,直肠及其周边的肠道及子宫也都被照射过,导致子宫就像被浇灌了水泥般的大面积实化,手术切除的困难很大。同时,周边肠道变脆,任何轻微撕扯都会致使肠道破裂,且难以复原,肠液(大便)就会流满整个腹腔。”

在行,是你值得永远收藏的app,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钟,你的家庭会不会突然需要一个靠得住的医生朋友,能帮你扫扫盲,出出主意。我们可能无法给您指导创业,培养爱好,但是在某一个时刻,你可能觉得,有他们在,真安心。

针对患者状况,由于子宫内膜癌病**变,最好是进行子宫切除手术,但却不能伤及周边肠道。**对于不少医生来说,这简直是难以完成的任务。而今,这名曾被多家医院医生告知“该吃吃,该玩玩儿,有心愿就赶紧去了”的48岁患者,已成功完成了子宫切除术,正在海南度假。“这个手术,关键在于医生的感觉,通过手术积累出来的感觉,才能找到合适的手术路径。”

搜索